您所在的位置:中国校庆网 >> 海外 >> 校史荟萃 >> 历史沿革 >> 正文

俄罗斯孙文大学:民国时期的中苏关系

2013-5-6 14:37:00凤凰读书网

  孙文大学是苏联政府为纪念中山先生在莫斯科所设的一个特种大学。入孙文大学的资格:必须具备一年以上国民党党籍,而在国内读了两年大学的学生,孙文大学可说是seniorcollege。其中当然有共产党,但是他们的身份是隐藏的。孙文大学的校址是由莫斯科一所专科学校改建而成,面对大教堂,侧望克里姆林宫,前临莫斯科河。校长是拉狄克(karlradek)。这大学的经费,实际上是第三国际捐献,名义上是俄庚款,与北京俄文专修馆同一来源。苏俄办此校的目的,说是参考马克思主义研究三民主义替国民党训练干部。实在是批评三民主义要将国民党员训练成共产党员。譬如去的时候,国共党员的比例是十比一,回来时则为二与十之比。俄共创办孙文大学的目的是鉴于中共干部,当时只有莫斯科东方大学与留法勤工俭学的中国中学生。乃欲吸收中国各大学学生,以提高知识水平。孙文大学生,除曾在英、美、德、法、日本的中国留学生外,国内去的,包括北大(较多)、燕京、清华、南洋、大同、岭南、中山等大学毕业肄业的学生(女学生以女师大的为较多)。并可使其回国扩大各大学的共党组织。

  孙文大学一年级的课程以历史、政治、经济为主。上课的方式多是讨论会(semina)性质。主要课程如经济地理、社会进化史、政治经济学、中国革命史(中国历史)、东方革命史(以印度为主)、西方革命史(西方政治史)等,俄文课天天都有。有些课程是集合各班同学在大礼堂上由名家讲授后再分班讨论,亦有人指导。教授多数非共产党员。拉狄克校长因为用德文写过一部中国新历史,所以中国革命史由他担任集合讲授。经济地理由lipppmann担任。他是犹太人,非共产党员,经济地理设有特别教室,挂图、标本、幻灯等设备齐全。后来我在伦敦大学政治经济学院所见,亦不过如此。社会进化史一课,常被带往博物馆实地教学。我在国内大学曾读过有关经济学、政治学、历史的课程,而他们处处用唯物辩证法分析,与我原来的知识格格不入。他们能将马克思极复杂的资本论代之以政治经济学而简单化,条理很清楚。上讨论班时,还印制英文讲义稿,所以有些课程很受学生欢迎。同时用德、法、日、俄、英各种语文开讲的班次都有,为了破格而去的达官贵人们的子弟,甚至用中文开课的班次也有。我参加用英文讲课的班,班上还有一个时而是德国人时而又是英国人的女学生,以后我看见她在上海公共租界开国际书店。

  拉狄克等名家集合讲授时,或自带翻译,或就同学中挑选充任,如沈泽民、张闻天、潘家洵等人。他讲中国革命史,武断为一部农民暴动史,他特别强调汉高祖、陈胜、吴广、赵匡胤、朱元璋等人的从农村起义。某次,他问大家“革命”的定义是什么?接着他又说:“没有一本书说明革命的定义。我曾在埃及的一篇古碑文上,看见某反革命学者对此有详细的说明。他骂道:‘革命的内容有三要点:(一)杀得鸡犬不宁,十室九空;(二)流氓地痞推翻君主掌握政权;(三)经济重新分配。’其实这就是革命的定义。”进而他用此定义为准则,分析我国辛亥革命不是革命,只是政变。我听了很生气,对身旁的邵力子先生说:拉狄克侮辱辛亥革命。邵先生要我起来说:“中国古代早有革命的定义。‘汤武革命,顺天应人’。顺天乃是顺乎自然,即顺乎社会的变化;应人则是应人民之要求。按此定义,辛亥革命是革命而不是政变。”我乃起立做如此说明。拉狄克笑而不言。

  第二年的主要课程有:俄国革命史(又称列宁主义)、唯物史观、西方经济思想史。校方所以在教毕中国史、东方史、西方史之后,安排俄国史,乃便于从1905年开始,也就是共产党史的讲授。他们的目的:希望训练我们接受俄国的思想。听完地理经济社会进化史(他们的名称为“社会形式发展史”)才讲经济学,前者自然以唯物史观为出发点。后者则偏重于马克思之资本论,先从货币、银行金融资本的结构讲起。

  在俄国共双方学生之斗争,中山舰事变之后国共学生的斗争渐趋于暗斗,等我们到莫斯科时,已无类似打架的事,谷氏兄弟在学校中是国民党组织之首领,二人由德国至俄。与邓文仪、萧赞育、康泽等二三十人组织小组织对抗共党。萧主持壁报因写文章惯于一套党八股,大家讥讽他是小戴季陶。出壁报、辩论、打架是双方斗争的方法,当双方起冲突时,校长多是袒护或安慰国民党,这也许由于宾主之分罢。国民党之组织既不如共产党之严密,推行党务又不如共党之方便,加之共党诸般的引诱,所以在莫斯科中途变节之国民党分子甚多。国共两党同学相讥的口头禅,共产党员动辄以“小资产阶级”、“封建”、“宗法”笑骂国民党员。而共产党员,又多系世家子弟,生活习惯依旧,我曾笑其谓“无产阶级绅士”。

  十六年五月十三日,斯大林至孙文大学演讲,他说:“中国革命的失败,陈独秀要负全责。我们以后的方针,仍然是制造两个政权。一方面恢复地下苏维埃,一方面继续参加中国政府。……如想统治世界,或者保卫苏联,中国绝不能与苏俄分离,然而前途的困难很多,因为帝国主义无时不虎视着中国。尤其是英帝国主义对苏俄的挑衅与日俱增。譬如,在莫斯科制造的暗杀炸案日日增加,嗾使中国政府查抄北京俄使馆,伦敦俄商务代表所被抄,最近驻波兰大使班可夫的被刺。这全是英帝国主义者想刺激俄国,希望我们先开战端。我们目前虽然容忍,但是终有一天,要消灭邪恶的帝国主义。英帝国主义最不能忘怀的便是中国与波兰,因为它要打俄国,不能恃赖海军,必须使用陆军,利用波兰、中国两陆军国家,作为侵略根据地,夹攻俄国。……”斯大林的城府极深,说话时稳重沉着,然内心里极粗犷。列宁生时批评斯大林是好放辣椒的厨子,斯大林曾将烟斗塞入摇篮内他自己的婴儿口中,婴儿呛哭了,他还骂一句“长大不配做布尔什维克”。列宁虽然阴险,尚稍有书生气质,远不如斯大林之粗犷。拉狄克与托洛斯基友善,当时尚敢和斯大林激烈地争夺孙文大学。他亦曾在孙文大学大骂斯大林对中国革命指挥的错误。老布尔什维克团更是在列宁格勒党部连续开会检讨斯大林,大排老资格,斯大林乃以定时炸弹镇威。

  某次,美国新闻界组织一考察团至俄。曾到孙文大学访问,拉狄克问他们:“美国有中国留学生多少?”答称:“约有数千人。”拉狄克说:“中国学生到美国的虽然多,然而你们只能训练他们回国教书。我们两年来收有中国留学生六百人,将来至少有三百人是中国政治上的领袖人物!”拉狄克当时已批评苏共指挥中国革命之错误,延误了中国革命十年。1934年我在伦敦看报,拉狄克改变他原先的看法,说中国革命将延误了二十年。拉狄克何所据而云然?据我想,拉狄克初以为蒋先生北伐完成之后,日本必出面干涉,将提早中日战争。中共即可袭俄国十月革命故技,转对外战争为对内战争,夺取政权。但以蒋先生的明智,迟延了中日战争,九一八事件及中共之计未逞。到一九三四希特勒已亟欲蠢动,第二次世界大战不免,故拉狄克以此类推。

编辑:xq001
我来说几句
用户名:
查看所有评论
相关新闻
热点图文

  • 泉州台商投资区党工委祝

  • 全国政协副主席朱光亚同

  • 回顾全国政协副主席叶选

  • 邓小平母校广安中学百年
  • 校庆排行
  • 新闻
  • 评论
  • 院校
  • 企业
  • 校庆图库
  • 校标
  • 礼品
  • 海报
  • 老照片
  • 校庆视频
  • 庆典
  • 晚会
  • 纪录片
  • 宣传片

关于我们校庆服务会员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声明投稿中心会员注册校庆联盟网站地图校庆114Study In China

Copyright © 2004 ChinaXQ.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校庆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29054号-11

全国客服热线:400-085-7885 中国最早最专业的校庆特色网站 投稿邮箱:tougao@chinaxq.com